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衡天下Balance the blog

用简单践行孝德、自然、悲悯、纯洁、爱国、生命、理想、责任、真实、宁静、坚韧、自信

 
 
 

日志

 
 
关于我

★★★我骑波光天地间、日月轮回手中旋、纵身跃进黑洞里、任由空间变时间!---中华环保志愿者,中国现代作家协会,省收藏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德国官员的工资对账单  

2010-07-18 19:56:41|  分类: 文学品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德国,令一批又一批政治家黯然落马、结束政治生涯的不是滥用职权、收受贿赂、权色交易等耸人听闻的巨大丑闻,而是一张薄薄的工资对账单。用德国政治家的话来说:“民众们不会管你干得好与不好,却会因为一把记错了账的花束而恨不得把你吊死!”

  默克尔总理为账单抓狂

  每天早上从踏上总理专车的那一刻起,默克尔就不得不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当她晚上在总理府享用香醇的红酒时,这个问题依然在她的脑海中盘旋不去:这一刻的我究竟是什么身份——总理、党主席、议员还是一名普通的德国公民?身为总理,默克尔每月薪酬(包括津贴)为1.6855万欧元;作为联邦议会议员,她每个月还能获得50%的议员工资和3/4的免税开支津贴,共计6735欧元;与前两项形成对比的是,党主席一职没有一分钱报酬。

  收入部分还算简单,支出才是最令人头疼的。虽然默克尔可以随时动用公务车辆,但按规定,参加公务会谈、为竞选拉票、私人度假……出行目的不同,为她行程买单的部门也不同,而她个人需缴纳的款项比例也不尽相同。事实上,账目条例甚至具体到了如果她每天从家坐车去总统府,那她一个月为每公里路程所需缴纳的费用最多为车辆价格的0.03%。这样的算法真让人抓狂!

  诚然,默克尔是德国这家“大公司”的负责人,可如果没有对账单的话,她甚至连一瓶葡萄酒都不敢消费。至于她将德国管理得是好是坏那都不重要,在这里最重要的事情是:账目一定要算清楚!

  女部长公车私用险丢官

  事情就是如此,政治家们都很清楚:让他们栽跟头的往往不是陡峭的高山,而是毫不起眼的蚁穴。2009年大选前夕,这种小蚁穴差点就让德国前卫生部长乌拉·施密特彻底告别政坛——不是因为医疗基金失败,也不是因为抗击猪流感不力,一切只因为她动用公家车去西班牙度假。在为自己辩解的时候,这位女部长无意中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更让整件事变得无可挽回。她说:“这是我应得的。”

  从《明星》周刊的调查结果看,近一半德国人认为议员的收入过高,39%的人表示部长们的收入过多,因为他们大部分工作是在讲台上或聚光灯下完成的,所以要考虑他们的各种兼职收入。但这一切只是臆想。事实上,3/4的国会议员没有从事任何有偿兼职工作,或者只能从中获得不到1000欧元的收入。对议员们来说,每周工作80小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社民党元老汉斯·约亨·福格尔说:“要我再去兼职可真是太难了。”社民党领袖弗兰茨·明特费林则抱怨道:“如果按民众的想法,那我们都应该倒贴钱来工作。”

  普通大众对政治人物的感觉就像他们对国家的感觉一样微妙:民众们希望国家能够为教育负责,能够大力反恐——但他们希望最好不要花一分钱。

  一年收礼不准超300欧

  那么,德国政治家——那些部长、议员、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以及驻外大使们究竟有多少薪酬呢?拿乌拉·施密特来说,她和其他部长一样,每月可以拿到1.286万欧的基本工资,此外还有307欧的职位津贴。而她所拥有的联邦议员身份也能让她像默克尔那样每月获得50%的议员工资和全额免税开支津贴——但考虑到她一直都在享用公家车,那还得从这部分津贴中扣去967欧元。

  谈及薪酬,德国前劳工部长奥拉夫·肖尔茨公开承认说:“我挣得很多。”的确,同德国人月平均工资(税前3108欧元)比起来,肖尔茨算得上是有钱人。但如果我们换个方式想一想,按照他所在的部门规模(预算标准为1280亿欧元)来衡量的话,肖尔茨部长差不多相当于一家大型上市企业集团的董事会主席。2008年,这些主席们的月平均工资为27.5万欧元,这比部长先生一年的收入还要多很多。就连法兰克福队中的职业足球运动员阿尔贝特·施特莱特的收入都是肖尔茨部长的10倍之多——他甚至只需坐在替补席上观赛!

  曾担任过德国经济部长的维尔讷·米勒是少有的几个从经济界领导层误入政治歧途而又及时抽身的人中的一个——他当初这样做仅仅是因为和前总理施罗德的友谊。当人们问及他对自己从政时收入的看法时,他含笑说:“要是好好安排的话还是可以满足生计所需的。”当被问到他觉得那收入是否适当时,他反问道:“对于没日没夜的工作来说是否适当?那该让每个人亲自去判断一下。”

  还在米勒第一次参加内阁会议时,他和其他内阁成员被告知不能接受价格超过300欧元的礼物。当时不明就里的米勒问:“什么意思?是每小时不得超过300欧,还是每份礼物不超过300欧?”现在他知道答案了——每年所收受的礼物不得超过300欧。

  家人朋友不得享受公费开支

  没错,政府的规定千奇百怪。米勒就曾说过:“要是我下班后想和施罗德一起在总理府喝杯酒的话,那我宁愿自带酒水。”当他在前往参加部长会议等待飞机起飞的时间里给自己点了一杯咖啡后,他的书桌上几天后就会多出一张账单,金额是40欧分。而当他和联邦总统约翰内斯·劳一起乘坐政府公务飞机时,他们偶尔会互请对方喝杯啤酒——账单自然也是免不了的,每人70欧分。

  如果默克尔总理想要出去度假的话,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她必须搭乘政府专机。她的丈夫自然也可以一同乘坐——前提是他愿意为之付费。那可是一笔不小的花费,军需管理处的要价一向都是很可观的。当年施罗德就是因为承担不了这一费用而不得不和家人分开旅行。他一个人免费搭乘政府专机,而他的妻子和女儿却要自掏腰包乘坐便宜的航班。两位女士的保镖也会和她们搭乘同一架飞机——他们的机票钱则是由纳税人来支付。

  再举个例子。默克尔要是想去参加某一周年纪念庆典并为之送上一束花的话,这其中就会有一套必须严格执行的程序:送花时间、送花对象、送花理由再加上总理本人的签名。这些程序都会经由预算委员会来核实,不过最主要的还是首先要经过恐怖的联邦审计局的核实。

  德国财政部在如何给部长动用公家车记账这一事情上更为细致缜密。比如说一名有议员身份的政府成员在使用公家车时会被划分为“公务行程”、“从家里到工作地点的行程”“归家行程”(周末,和党内工作无关)、“归家行程”(周末,和党内工作有关)、“归家行程”(非周末时间,与党内工作无关)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私人行程。这种分类到底是有意义的还是疯狂的?

  虽然说政治家们要忍受一些听起来简直匪夷所思的规定,但他们的生活却不仅仅只是束缚和痛苦,也会有愉快的事情,比如说各种特权。在看世界杯的时候能有一个绝佳的观赛位置,坐火车时有一等座,乘飞机时有公务舱,这里有VIP休息室,那儿有五星级酒店。而他们的免税开支津贴对有些议员来说也算是份不小的礼物:他们无需任何账单就能轻松领到3868欧元。此外,他们无需缴纳一分钱就能领取丰厚的退休金。这些人已经习惯这一切了,也许正是这种惯性导致某些政治家们无法将公事和私事区分开来——然后他们就在蚁穴上栽跟头了。

《海外文摘》2010第6期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